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欢迎光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粮食局网站!
当前位置: 首页>>粮食文化>>理论研究>>正文
北粮出路缩窄粮企转而就地加工转化
2016-05-10 16:30  
  来源:粮油市场报  

  2016年3月22日中午,黑龙江肇东市成福玉米公司,几台满载的玉米车正倒库卸货。“这种忙碌在别的加工厂现在难得见到了。”成福公司收购部经理王亚芝说。

  成福公司是肇东第二大玉米加工企业,主要做订单出口,2015年加工玉米30万吨,其中自购玉米14万吨,拍购临储粮16万吨。王亚芝说,听起来效益蛮好,其实效益自去年4月起就在下滑,因为有订单,只能坚持开工,“要不是有补贴,公司怕要亏本了”。

  2015年4月中旬至10月,黑龙江对符合条件的加工企业给予资金扶持。黑龙江省粮食局副局长吴久英说,加工补贴政策对重点骨干企业支撑作用明显,起到了保企业、保市场、保就业、保税收的效果。激活粮食加工企业是下好这盘棋的关键,这几年黑、吉、辽都采取了这样的政策性补贴措施。

  尽管补贴为加工企业注入了一定活力,可相比一直处于高位的玉米价格,补贴明显力不从心。吉林省粮食局副局长张宏明介绍,去年企业竞买临 储玉米尽管有补贴,但拍卖成交量还是不多。

  福建泉州金穗米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林建全认为,补贴只是帮助加工企业渡过难关的权宜之计,企业的最终出路还在于深化升级。他说,金穗公司连续6年搞技改提升,扭转了“稻强米弱”,现在公司日加工大米近600吨,粮源以东北产区为主。

  辽宁省粮食局副局长滕增泰思考的另一个问题是调整种植结构。他说,从源头看,玉米属于阶段性结构过剩,所以要从种植结构上动手,适当调减玉米等过剩品种。为此,辽宁今年将调减200万亩玉米,改种花生、大豆、杂粮等,玉米在品种上也将增加青贮玉米、特种玉米和鲜食玉米比例。

  但调结构并不是说调就调、一调就好。由于历史因素,黑龙江玉米加工能力严重不足,玉米库存高企。由于玉米收储政策改革尚不明晰,效益难以测算,尽管黑龙江已提出“稳水稻、减玉米、增大豆、粮改饲”等调整思路,并计划今年调减玉米种植面积1000万亩以上,但从目前情况看,种玉米意向仍然较强。

  多样化物流与多元化仓储

  “北良就是为北粮南运而生。”中粮贸易北良有限公司总经理孟凡杰说。

  然而有点尴尬的是,北良港设计年吞吐能力220亿斤,而过去一年,北良港南运粮食不到30亿斤,接卸进口粮成为主要业务。

  对此,孟凡杰认为,除了南北价格倒挂等原因,还在于港口重复建设。在辽宁沿海就有丹东港、大连港、北良港、锦州港、鲅鱼圈港、葫芦岛港、盘锦港。在货流形势好的时候尚可各吃各饭,形势偏紧,便都抢吃粮食这口饭了。而与北方港口的强盛相比,南方接粮港口明显薄弱,港口卸粮效率及仓储能力都不足,上岸后还有很多“断头路”,粮食物流设施“北重南轻”。

  张宏明说,粮食外出的主要通道是海运、铁路与公路,选择哪种方式,一看方便,二看价格。现在看,运输成本过高是北粮南运的硬伤。比如从吉林松原运到四川,基本走铁路,运费约占粮食总价的20%;如果从黑龙江南下,运费高的能达30%。

  因此,物流整合,适当降低运费,成为北粮南运各关口的突破点之一。

  福建粮食局调控处处长张耀和说,2013年至2014年,中央财政对玉米运费给予补贴,当年玉米南下数量猛增,但补贴取消后,价格更具优势的华北玉米及海外替代品多了起来。

  运费过高加大了北粮南运的困难,但物流整合与降低费用仅靠产销省区难以化解。吉林松原粮库副主任闫德军说,这两年铁路运杂费不降反升,加上铁路与粮食运输不太匹配,大量粮食只能改走公路运输。同时,由于 海运持续低迷,许多民营运输企业步履维艰,加工企业可选择的物流公司不断减少。“只有物流渠道多样便捷,去库存的路才会顺畅。”闫德军说。

  与物流息息相关的是仓储收购。

  吉林长岭县粮食局副局长石会令回忆,2012年后国际粮价不断下降,国内外价差拉大,除了以中储粮为主的几家国有粮企有能力收购,全县领证的收购企业160多家,除了歇业,主要出路就是替中储粮仓储,赚点保管费。

  “收购主体减少,直接后果就是北粮的出路收缩变窄,仓储加重。”

  产销对接与粮食安全

  段淑萍是哈尔滨富义仓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,她说,哈尔滨富义仓公司2015年9月在尚志市投产,目前水稻仓储能力15万吨,明年将达30万吨。公司以订单作业、就地加工、就地仓储一条龙经营,点对点运输到浙江富义仓公司销售。

  作为产销协作的直接成果,杭州富义仓公司异地建库得到了黑龙江和浙江两省支持。吴久英说,产区与销区的合作由来已久,销区省份与黑龙江讨论的重要话题就是提供优质粮源,

  保证销区市场供应、价格稳定。近几年,粮食供给充足,尤其是产销区粮价倒挂后,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产销合作。

  现在看来,巩固和扩大产销对接是有效手段。

  产区也在主动出手。黑龙江离腹地运距长,运输费用高,为了克服这一短板,黑龙江一面以“就地加工转化是社会成本最小的方式”推动粮食加工提档升级,一面打响粮食品牌战略,在内地各主要城市推销黑龙江品牌。“现在你看,都知道龙江大米好吃。”吴久英很高兴。

  眼瞅着新的收获季就要来到,东北粮仓的现实难题是必须腾出足够的库容。辽宁锦州港副总经理纪国华说,腾库需要针对性施策,直接的方式就是降价抛售,一举多得,不然仓储费、补贴费、利息费、粮食陈化压力以及对行业的不利影响更大。

  “对高库存与临时收储政策要冷静看。”滕增泰表示,粮食库存高当然有压力,但不要把高库存完全看做负面,粮食多了的问题比粮食少了的问题少得多。“所以,减少库存需要综合施策,在此过程中,必须保护好农民利益,确保粮食产量不出现大的滑坡。这是粮食安全之道。”

(瞿长福 刘慧 李华林)
关闭窗口
网上投稿 | 免责声明 | 意见及建议 | 网站地图 | 管理入口

主 办: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粮食局    技术维护: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粮食局信息中心       联系电话:0991- 2355241 2355240     
版权所有: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粮食局      备案号:新ICP备08101057号-1